yabo88亚博app网

查看: 21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耿飚直言不讳提5天5夜的湘江血战:每分钟都得用血换

[复制链接]

1104

主题

2064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4742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21:50:4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原题:耿飚在湘江血战中的五天五夜

1934年11月下旬, 中央红军长征突破潇水, 越过道州 (今道县) , 前卫团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团长耿飚、政治委员杨成武率领部队向国民党军设立的最后一道封锁线——湘江挺进。

脚山铺阵地:阻击湘军整整15个团

中革军委把涉渡湘江的地点选在界首和凤凰嘴之间, 命令红一军团从右翼, 红三军团从左翼, 红八、红九军团等殿后, 前后左右共同掩护中央纵队渡江。

红一军团原来的部署是, 由第一师作左前锋, 第二师为右前锋, 同时抢占界首和全州。但是, 当耿飚从道州出发, 向湘江前进时, 第一师尚在潇水西岸。

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不得不调整部署, 把任务全部交给了第二师。林彪交代说:兵贵神速, 不能等, 由你们第四团先把左翼界首阵地抢下来, 然后再向右翼全州方向归还第二师建制。

第四团身兼一“左”一“右”的前卫任务, 耿飚受领任务后, 便提早出发, 与杨成武率部去抢界首。当耿飚马不停蹄进入界首地区, 奔上湘桂公路时, 与国民党军派出的部队仅有5公里之距。

耿飚立即下令隐蔽, 全团人员进入公路旁的丛林、路沟里。

耿飚与杨成武、李英华伏在一丛灌木后面, 正研究伏击方案, 又远远听到红三军团第六师与第四团联络的号声, 显然他们也在寻找第四团的位置。耿飚说:“且不用回答, 等战斗一打响, 他们就找到了。”

从正面沿公路开来的是桂系夏威部。其前卫团很快就进入第四团的火力范围。

“打!”耿飚下令。

夏威部被突然的射击打乱了, 打懵了。一部分兵力以尸体作掩护盲目还击, 更多的是向后退却。耿飚下令吹冲锋号, 一是趁敌人立足未稳, 打他个措手不及, 二是告知红三军团第六师自己的位置。

一个冲锋, 桂军全线溃败。这场战斗第四团仅有一个排长负了轻伤。正当第四团占领了界首打扫战场、与第六师交接阵地的时候, 第二师师长陈光派通信员飞马赶到了。通信员滚鞍下马, 气喘吁吁地送来十万火急的命令。

命令说, 第五团占领全州的任务未能实现, 该城已被湘军刘建绪部抢走, 红一军团改在距全州16公里的鲁班桥、脚山铺一线布防, 扼住湘桂公路的咽喉, 阻击全州之敌。命令是军团下达的, 师长在命令上附了一句:“星夜赶到。陈。十一月二十八日。”

耿飚连晚饭都来不及吃, 率部顺湘江旁的公路向北奔跑。沿途, 不断见到红军护卫部队正在占领各个要点。从界首到屏山渡的30公里地段, 已被红军前卫部队控制。

耿飚赶到觉山时, 天刚蒙蒙亮。陈光正焦急地在公路上等待, 远远地向他们挥手示意, 不等他们到达面前, 就跑步引导着, 指挥第四团进入公路两侧的阵地。耿飚便命令第三营向左, 由李英华指挥;第二营向右, 由杨成武率领;第一营跟他在一起, 摆在公路转弯处迎面的山城上, 布置成一个凹形的防御阵地。

战士们十分疲劳, 有的趴在掩体上就睡着了。耿飚与杨成武、李英华吃了点炒米, 便到阵地周围察看地形。

觉山是脚山铺附近一些小山的统称。这些小山包孤零零地互不相连, 他们守的这个地方叫做“怀中抱子岭”。

第四团刚刚布置好阵地, 国民党军便开始攻击了。10多架敌机每3架一组, 黑压压地低空向耿飚的阵地飞来, 穿梭似地发起扫射轰炸, 重磅炸弹爆炸的声浪, 震得耳鼓轰响, 站都站不稳。飞机倾泻完炸弹, 对面山上的大炮又开始轰击。一排一排的炮弹把觉山阵地又重新覆盖了一遍。

炮击一过, 耿飚便从树枝堆里钻出来, 准备迎敌。

李英华爬过来, 向耿飚报告了一下伤亡情况。接着, 杨成武带领第二营跃入战位, 并挨个嘱咐战士们:靠近了打。

国民党军完全进入射程, 耿飚扣动扳机, 大喊一声:“打!”

各种武器吐出了愤怒的火舌, 国民党军丢下一大片死尸, 滚下山去。稍作调整后, 进攻部队补充了更大的兵力向山上冲锋。这样3个回合之后, 耿飚乘胜发起反冲锋, 把国民党军赶得远远的。

刘建绪孤注一掷, 重新组织空袭和炮击。国民党军使用了燃烧弹, 凝固汽油溅得满山都是, 被炸碎的树木燃烧起来, 红军只能在火海里激战。到晚上, 国民党军的尸体越积越多。又一次羊群式冲锋开始后, 耿飚估计湘军这一天的行动该差不多了, 便下令把向阵地冲击的湘军放近, 一阵手榴弹猛炸之后, 左右两翼发起反冲击, 把残余的国民党军彻底赶出第四团的防区。

这次出击的效果很理想。湘军因天色已黑, 无法重新组织进攻, 就退守全州。出击部队从树丛里、水沟里, 抓了不少俘虏。

在审问这些零零散散的俘虏后, 耿飚得出一个看法:国民党军在第四团正面投入的兵力, 不是原先通报的3个团, 而是起码5个团, 并且俘虏供认, 后续部队正沿湘桂公路源源开来, 除刘建绪部外, 薛岳部也进入了可以发起攻击的地域。

耿飚把这一情况立即向师部和军团部作了紧急报告。

师里连续发下好几个通报, 告诉耿飚, 当面之敌是9个团。而后来耿飚才知道, 第四团阻击的实际上是整整15个团!

黄帝岭大拼杀:血腥味使他不停地干呕

天刚拂晓, 湘军那边人喊马嘶, 又开始了行动。耿飚与杨成武对部队进行了再动员, 准备迎击敌人。这时, 第一师急行军赶来, 在第四团左侧进入阵地。看上去, 部队十分疲劳, 有些战士一停下就睡着了。林彪和聂荣臻带着1部电台, 指挥第一师占领米花山、怀中抱子岭一线。他们的后卫还没完全进入阵地, 国民党军的炮击就开始了。

30日的战斗, 更是空前激烈。国民党军新增加的山炮、飞机, 对红军阵地的狂轰滥炸更加密集。

激战中, 第一营营长罗有保跳到耿飚身边, 大声地问道:“还要顶多长时间?”

耿飚正用一支步枪射击着, 回答他:“不知道, 反正得顶住。”

他愣了一下, 又回到了指挥位置上。后来罗有保告诉耿飚, 他根本没听见团长的话, 因为耳朵被震聋了, 但却明白:要顶住。

下午, 左翼的米花山阵地上, 枪声突然减弱, 山头上出现一片黑压压的国民党部队。第一师的米花山阵地失守了。红一军团指挥所转移到第四团阵地右侧。国民党军利用米花山做跳板, 向美女梳头岭以东各山头发炮, 并频频发起集团进攻。不久, 第一师主动向怀中抱子岭收拢, 放弃了美女梳头岭, 耿飚阵地的右翼, 一下子成了火线。

敌人的后续部队源源赶来, 右翼第五团阵地的几个小山头, 相继停止了枪声——那里的红军战士全部阵亡。国民党军集中了绝对优势的兵力, 向第二师的主阵地压过来。这时, 守卫尖峰岭的第五团, 已经放弃了第一、第二道工事, 退到山顶上最后一道工事里拼死阻击。很快, 尖峰岭失守。

尖峰岭失守, 第四团处于三面包围之中。敌人直接从侧翼的公路上, 以宽大正面展开突击。第四团第一营与敌人厮杀成一团, 本来正在阵地中间的团指挥所, 成了前沿。七八个敌兵利用一道土坎作掩体, 直接窜到了指挥所前面, 耿飚组织团部人员猛甩手榴弹, 打退一批又钻出一批。警卫员杨力一边用身体护住耿飚, 一边向敌人射击, 连声叫团长快走。耿飚大喊一声:“拿马刀来!”率领他们扑过去格斗。收拾完这股敌人 (约一个排) 后, 耿飚的全身到处溅满了血浆, 血腥味使他不停地干呕。

就在第一营阵地危急之时, 正在第二营指挥战斗的杨成武见情况紧急, 立即率通信排从公路右侧向团长耿飚这里增援。此时, 一颗流弹击中了杨成武的右膝盖, 血流如注。

当李英华向耿飚报告杨成武负伤的消息时, 耿飚心急如焚, 一方面是担心政委的伤势, 一方面是为大战之中折将而忧虑。急也无用, 耿飚命令把政委送到后方。

这时, 师长陈光也冲到耿飚阵地上, 命令他们且战且退, 向黄帝岭收拢。耿飚问:中央纵队渡江现在怎么样了?他说, 才渡过一半。

耿飚与李英华把部队分成3批, 交替掩护着向后收拢。这时, 全团伤亡三分之一, 战斗力损耗很大, 每坚持一分钟, 都得付出血的代价。

在耿飚退守黄帝岭时, 第一师也只留有怀中抱子岭了。第一、第二师完全被国民党军隔断。他们占领几个山头后, 更加猖獗, 以重赏组织了敢死队, 与红军展开一场殊死大拼杀。

耿飚在撰写回忆录的时候说:“当时的战斗情况, 已经无法找出确切的层次。因为敌人太多, 几乎是10倍20倍于我。”第四团和第五团退守的部队以及第六团上来的预备队, 完全失去了建制。耿飚的团指挥所已经没有具体位置了, 跟在耿飚身边的只有警卫员杨力、通信部主任潘峰两人。他们基本上是围着山头转, 见几个战士或一挺机枪, 便下令“往这边打!”“往右突!”战士们也仅仅从耿飚背的一个图袋上, 辨认出他是指挥员。大家都是衣服褴褛、蓬头垢面, 眉毛头发都被烟熏火燎, 只有两个白眼球还算干净。

在半山腰一堆乱石后, 耿飚看到一挺重机枪, 副射手浑身是血, 伤得不轻, 只能躺着辅助射击。正射手看到耿飚, 边对敌开火边喊:“你们快一点, 往东边去!”耿飚一愣, 往东边去干什么?他说是团长的命令。仔细一看, 原来他是第五团的, 杀红眼了, 连人都认不出来了。

耿飚对他说, 东边已经由第四团顶住了, 你们就在这里坚持, 我去叫援兵。他这才认出耿飚来。耿飚走后不久, 那地方落下一排炮弹。从此, 耿飚再也没见到这位好同志。

黄帝岭终于守住了。晚上, 师部令第四团突围。此时第一师已经撤出, 第四团成了孤军。师长通知耿飚殿后。等最后撤出黄帝岭时, 耿飚留下的一个掩护排被打散了, 几天后才陆续归队。

第二道阻击阵地:每分钟都得用血换啊

第四团撤到珠兰铺、白沙一线, 构成第二道阻击阵地。林彪与聂荣臻发了一封电报, 直接发给中革军委主席朱德, 恳求“军委须将湘水以东各军, 星夜兼程过河”。半夜, 朱德下达紧急命令, 要求红一军团“无论如何要将汽车路向西之前进诸道路, 保持在我们手中”。凌晨3点, 又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红军总政治部的名义, 给红一、红三军团下达了保证执行命令的指令:

一日战斗, 关系我野战军全部西进, 胜利可开辟今后的发展前途, 迟则我野战军将被层层截断……我们不为胜利者, 即为战败者……

12月1日清晨, 寒风料峭, 耿飚的疟疾刚刚发作过去, 正披着一床毯子在各连阵地上检查工事, 国民党军的进攻就开始了。敌人猛攻第一师第三团阵地, 没有得手便转而攻向第一、第二师结合部。这里是第四团与第一师的边界。正当耿飚与李英华在组织突击队, 准备向入侵之敌反击时, 军团保卫局局长罗瑞卿到阵地上来了。为了贯彻凌晨3时中央局、军委、总政的电报指令, 军团保卫局红色政工人员已经组成了“执行小组”, 临阵“督战”。当耿飚看到罗瑞卿带领执行小组向他们走来时, 心中不由一悸:糟!

那时“左”倾路线还占统治地位, 谁在作战时弯一下腰, 也要被认为是“动摇”而受到审查, 轻则撤职, 重则杀头, 这是照搬外国“经验”的恶果。

果然, 罗瑞卿来到耿飚面前, 大声问:“西城, 格老子怎么搞的?为什么丢了阵地?说!”

“西城”是第四团代号。罗瑞卿当时腮部有一伤口, 是第二次反“围剿”时在观音岩负的伤, 由于愈合不好, 加上他那严厉的神情, 真有点“咬牙切齿”的样子。

耿飚说:“你看嘛, 全团伤亡过半, 政委负伤, 我这当团长的已经拼开了刺刀, 敌人兵力处于绝对优势, 一个团抵挡10多里的正面, 结合部的失守, 也是战士全部牺牲后才发生的。”

李英华赶紧报告:“我们正在组织突击队, 一定要再夺回来。”

罗瑞卿缓和下来, 说:“你们团不应该有这样的事嘛。”

他用了信任的语调, 耿飚才松了一口气, 立即组织突击队出击。与耿飚温和地谈了一会, 罗瑞卿告诉他:“红星”纵队刚刚渡过一半, 阻击部队务必顶到12时以后, 才能保证大部队完全渡江。

耿飚直言不讳地说:“每分钟都得用血换啊!”

第四团的突击队堵住了国民党军冲进来的缺口之后, 耿飚又组织一个营的兵力, 把突进来的那股国民党军就地歼灭。战士们硬是靠拼刺刀将来势汹汹的大批国民党军杀了回去。

接近下午1时, 中央 (红星) 纵队才渡过湘江。耿飚一直掩护他们过了桂黄公路, 才与第一师互相交替掩护, 边打边撤, 经庙山、梅子岭、大湾, 向西突围。

湘江血战, 历时5天5夜, 是中央红军离开根据地以来打得最激烈、损失也最大的一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我也来说几句吧!人生苦短何必为这小事儿记仇呢?开朗就好、想开一些、看开一些。其乐乐不如众乐乐!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