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88亚博app网

查看: 532|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工农阶级在各自的朝代的生活:秦朝最惨,宋朝尚可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8-31 09:11:54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引言:若是古人如何第二弹,以假设的故事去叙述真实的历史。本期话题——古代底层人民的真实生活。

秦朝农户的儿子

我是关中平原上一名普通农户的儿子。昨日我已经行冠礼,成为一名男子汉了。按照我们秦国的律法,我需要从家中独立出去成家立业。我老爸为此伤透了脑筋,因为一户人家拆成两户意味着需要缴纳双倍的赋税和两个人的劳役。我不清楚父亲为什么这么愁眉苦脸,便准备了一些酒食去和他谈谈。我说:作为生活在关中的秦人,我们为国尽忠不应该是光荣而骄傲的事情吗?

【兵马俑中秦人的长相】

父亲听到我的想法后,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说我还年轻,满脑子都是忠君爱国,和其年轻时候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可惜,荣耀的永远是帝皇将相的,没人会记得普通的士兵,更不会有人记得为了运粮而累死的劳役。你有功劳不一定会被奖励,犯错却会被处罚。有些刑法还不止针对你,还会把你全家乃至邻居都给牵扯进去。

【所有人都关注大人物,鲜有人关注地上密密麻麻的刑徒】

我略有些不服气地问父亲,难道其他几个国家就这么好吗?

父亲叹了口气继续说,当年他父亲也就是我爷爷,就是赵国人。在赵国,国君之下还有豪族和封建诸侯。作为人身依附链条中最低级的平民,赵国人一般效力于赵国公室贵族或者地方豪族。如果我们给他们干活而受伤或者死亡,出于名声的考虑,也许他会给我们一笔封赏,甚至将我们作为典型宣扬。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投奔另一家名声好的豪门,不求个个是春申君或者孟尝君,但至少对下属好一些的豪族还是有的。

但是,秦国在商鞅变法后没收所有的豪族权利,每一个平民都是国君的私人财产。村口的检察官就是用来监督我们的,没有他的凭证我们连村都出不去,更别说投奔谁了。哪个官员不是始皇帝的仆从?如果官员对我们心软,皇帝就会对他和他的家人手硬。

除此之外,检察官每年都要要求我们按照规定种植相应的作物,甚至连出去和朋友喝个酒都要接受监督。如果喝酒的人数超过三人,就属于“无故聚酒”,要接受处罚。这完全就是看管自家奴隶的行为啊。年轻的时候他不懂,现在他希望我不要重走他的老路。

【秦军强大的背后是秦人的苦难】

听完父亲的话后,我对冠礼的兴奋荡然无存,心中无法接受这个悲惨的事情,喝完酒便睡下不去想。第二天,父亲被抓走了,举报人是我的母亲,因为举报了家人才能免于责罚,若是外人举报我们,乃至我的叔叔伯伯还有未婚妻子都要罚为刑徒。届时男人修长城或者陵墓直至累死,女人更是生不如死。所以,我恨她也无所谓,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父亲被抓走后不久,差役又来了。有个叫做陈胜的人反了,按照兵役制度,我需要做好准备……

宋朝的进城民工

我家是河南地区某个小村庄的农户,人丁不算兴旺,扣除夭折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家里只有我、哥哥、妹妹三个后代,父母已经因病去世。当然人少有人少的好处,我们村没有大户人家那种长子继承的制度,这意味着父母的财产将来会给所有儿子继承。别怪我这思想不孝,毕竟人是要吃饭的,对我们食就是天,活着才是第一位的,老爹泉下有知,也会体谅我们的。

【宋代的街道可能是历代最繁华的】

按照大宋的律法,女子没有继承权,但是作为哥哥,我们必须照顾妹妹。一个没有嫁妆的女子,在婆家注定备受欺凌。明年妹妹就十四了,是时候该找个婆家了。我们兄弟二人合计一番,决定将父亲的田地卖给村口的张举人。他去岁高中,现在汴京等着分配。说起来还真是个善人,每逢灾年,都会免费给大家放粮不说,还时不时修桥补路,给大伙行方便。我们把地卖给张举人。他二话不说就签订了永佃契约。从签完契约开始,这块地就属于张举人,但他不能雇佣其他人去种,只能让我大哥种。所有收获的庄稼由二人均分,但是朝廷的土地税要专门从张举人的那份里扣除。到底是读书人,高中了也不忘本。

我们把卖田所得的钱全给了小妹,让她找到婆家也不用受欺负。大哥留下来给张举人干佃农,每年上缴固定份额的“佃租”即可。考虑到少了两张吃饭的嘴,他的生活会比以前好过不少吧。至于我则选择进城,恰好我时常帮忙打短工,有点木匠手艺,找个东家并不困难。

【宋是唯一全程保持人口流动的“大一统”王朝。农民可以大量进城,进而推动城市化】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我在做工的时候不小心砍伤了自己。在我养伤期间,东家找另外的匠人替了我的位置,而且一分钱补偿也没有。我实在气不过,却又无可奈何。还好朝廷开了疗养院,专门给我这种倒霉的人一个栖身之所。

吃一堑长一智,等我伤口痊愈,一定要先打听东家的名声,决不能再找那种吝啬鬼!

民国的移民工人

我是从宁波到上海的移民。作为宁波人,我在上海有足足一百多万同乡,算上绍兴和杭州两地还能再翻倍。我的老乡们组建起同乡会,专门给那些来自宁波地区的人一份工作和一些接济。

为了得到这个互助,很多宁波人改变了自己的习惯。以往我们称呼自己,都是按照乡镇来的。比如慈溪就是慈溪,象山就是象山,只有海曙,江东,江北的才是宁波人。现在连舟山都算入宁波帮,大家一起在大上海打拼。我作为奉化人很轻松就得到一个机会,去法租界的一家店铺给人干店员。我每天的工资大约是15元,足以养活一家老小,日子远比在宁波的时候舒坦。我不识字,得赶紧找人代笔给家里人报个平安,同时也劝那些没机会读书的亲戚一起来上海发展,彼此有个照应。

【繁华的旧上海】

正当我努力奋斗的时候,出意外了。法租界宁波人很多,不可能所有人都得到照顾。一些不甘心平凡生活的烂仔和失业人员一起组成了各种帮派,到处收保护费。我本着尽职尽责的想法,和收保护费的烂仔干了一架,被打成重伤。谁知道东家得知此事,非但没有夸奖,反而让我领了当月工资就滚。我想拜托朋友找律师起诉那个打伤我的烂仔和忘恩负义的东家,却被告知法租界属于三不管地带,当初革命党就是借着这个便利集会。反过来也意味着华人的司法力量无法进入到法租界,法国人偏偏又非常强调大政府和成文司法。我去店铺打工没有签订任何契约,纯粹就是介绍过去的。事发的时候,也没有足够的目击证人和证据。相信打伤我的棍棒早就被处理掉了,我知道这帮烂仔干这种事情那是老本行。更重要的是我一初来乍到的人,没有向法国政府纳税,不享受纳税人的权益和福利。所以,我没办法在公立医院享受医疗服务--我负担不起。

【中国人普遍欠缺法律意识和社会服务意识,这也是华人吃亏的根源】

万幸同乡会表示愿意承担医药费,并表示愿意介绍一份新的工作给我。果然到头来还是乡亲靠得住,不过下次我一定要去公共租界,否则宁可靠积蓄活着。听在公共租界打工的同乡说,公共租界更偏向于商人自治。所以,治安远比法租界要好,司法处理也更为灵活和系统。我相信,我一定能在那里打出一片天。

结语

我们虚构出了三段故事,分别代表着中国古典-中古-近代三个阶段的工人权益。秦国没有私营的商人,封建主也被消灭干净,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全在皇帝和代皇帝行使部分权力的官员的一念之间。可以说这个阶段不存在我们今天说的“工人”,所有人都免费给国家打工。你干得好未必有奖励,干得差却会有惩罚。有时候惩罚还非常残酷,会把全家老小都给连累,逼得家人之间互相举报。那句“苦秦久矣”是当时人的真实写照。

【秦汉的律法都很残酷】

宋朝则是古典社会最开明的一个时期,无论是工还是农都有一定的权益保障,可惜这种保障并不系统,也不普及。

民国主要工业和服务业都集中在上海,靠着同乡建立起来的互助组织会给予一定帮助。但是上海复杂的社会环境和政出多门的司法,让工人维权非常艰辛。但终究是从无到有的突破。

碧桂园的反面就是大众已经有了工人权力的概念,随着社会的进步,观念的更新,某一天我们真能做到将这些普及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